英国新艺术运动先驱麦金托什设计风格探析

摘  要:麦金托什是英国新艺术运动的杰出代表,是英国“格拉斯哥四人组”的灵魂人物,在“新艺术”运动中麦金托什的设计是最具有现代感的;麦金托什不仅主张在设计中采用以适应机械化、批量化生产为目的的简单几何直线风格,还强调应注重功能与美相和谐的原则。在他看来,个人化、现代化的设计方式能同工业生产和谐相处。除此之外,他还大胆地将“总体艺术”的思想带入设计之中,从而实现了和谐一致的整体艺术效果;查尔斯·麦金托什不愧为20世纪英国现代设计运动的先驱。

关键字:麦金托什;新艺术运动;几何直线;功能与美;总体艺术

 


一、  背景

19世纪上半叶,欧洲各国先后完成了第一次工业革命,大批工业产品被投放到市场,但设计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1951年举办的英国水晶宫博览会更是暴露了在当时的产品中潜藏的设计危机,存在着艺术与技术相分离的矛盾。一方面,批量化生产出来的工业产品带给人粗制滥造、庸俗不堪的印象;另一方面,精致华美的手工艺品逐渐成为只有少数贵族才能拥有的奢侈品,变得精英化。在这样的背景下,许多有识之士感到担忧,纷纷开始了有关新时代下设计道路如何发展的探索,从而在1864至1896年间形成了一个设计革命的高潮,这就是“工艺美术”运动(The Arts and Crafts Movement)。这场运动以英国为中心,波及不少欧美国家,并对后来的现代主义运动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然而,它却存在着明显的缺陷,它试图恢复中世纪的哥特式风格,并将手工艺推向工业化的对立面,这无疑违背了历史向前发展的规律,同时也并未真正找到艺术与工业化大生产的契合点。

正因为如此,不少艺术家感到彷徨,他们继续探索,其结果导致了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在欧洲出现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装饰艺术运动,即“新艺术”运动(Art Nouveau)。[1](P.15) “新艺术”运动主张曲线化设计、强调自然主义装饰风格,反对直线和绝对的平面,反对机械化大生产。而它在英国的主要领军人物查尔斯·麦金托什则代表着另一个方向,主张简单的几何直线造型,讲究功能与美的和谐。麦金托什的探索恰恰为机械化、批量化的现代形式奠定了可操作的基础。因此,可以说麦金托什是一位联系工艺美术运动和现代主义运动的关键人物,他的设计实践和探索,在“维也纳分离派”(Vienna Secession)注1的设计运动中得到肯定并发展,[2]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人们的认识,麦金托什被公认为20世纪现代建筑及设计的奠基人之一。

二、麦金托什简介

图1 查尔斯·麦金托什

查尔斯·伦尼·麦金托什(Charles Rennie Mackintosh,1868~1928)(图1),1868年出生于英国苏格兰地区格拉斯哥市(Glasgow),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英国最伟大的建筑师和设计师,同时也是新艺术运动在英国的主要代表。9岁时,麦金托什进入艾伦·格伦学校(Allan Glen’s School)就读,这是一所专门为商人和工匠的孩子进行职业培训的私立学校。15岁,麦金托什到格拉斯哥艺术学院(Glasgow School of Art)上夜校,主修绘画和制图。1884年(16岁),他跟随格拉斯哥当地建筑师约翰·哈奇森(John Hutchison),开始了五年的见习生涯。1889年(21岁),麦金托什进入霍尼曼和科佩公司(Honeyman and Keppie),担任助理设计师,在这里他接受了那个时期传统的“学院派”(Beaux-Arts)注2教育。工作期间,麦金托什结识了同样就读于格拉斯哥艺术学院的詹姆斯·赫伯特·麦克奈尔注3(James Herbert MacNair,1868~1955),并与他成为密友。后来,二人在格拉斯哥艺术学院院长弗朗西斯·亨利·纽博瑞(Francis Henry Newbery,1855~1946)的引荐下与同他们风格相近的玛格丽特·麦克唐纳注4(Margaret Macdonald,1864~1933)、弗朗西斯·麦克唐纳注5(Frances Macdonald,1874~1921)姐妹共同组成了一个著名的创作小组,这个小组被称为“格拉斯哥四人组”(The Glasgow Four)或“幽灵学派”(The Spook School)。

1896年(28岁),麦金托什在设计格拉斯哥艺术学院(Glasgow School of Art)方案竞赛中获胜。这是他承担的第一个大型建筑设计项目,同时也是一个完全不同于当时欧洲任何建筑的革命性设计作品。这栋建筑促使麦金托什这名“激进的”建筑设计师决定开始寻找一种适合于20世纪的新的设计语言。不久后,麦金托什独特的设计理念和追求引起了“维也纳分离派”的注意,于是他们邀请麦金托什参加1900年(32岁)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举行的“分离派”第八届展览会,在这次展览上,他的作品引起了欧洲大陆的巨大反响,并得到了奥地利和德国设计界的高度认可。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尽管麦金托什在欧洲大陆负有盛名,但其作品在他的家乡英国却受到了冷漠的境遇,这使得他在格拉斯哥的事业也开始下滑。很少有英国客户想要麦金托什帮他们设计房子。1914年(46岁),麦金托什由于从未在格拉斯哥获得真正的设计认可而感到失望,于是他暂时搬到了位于萨福克海岸线(the Suffolk Coastline)的沃尔伯斯威克(Walberswick),在那里他创作了许多花卉题材的水彩画。1915年(47岁),麦金托什在伦敦定居。1923年(55岁),他离开伦敦前往法国南部,此时的他彻底放弃了从事设计的想法,全身心地投入到水彩画的美术创作之中。1928年12月10日,麦金托什逝世于伦敦,享年60岁。

三、麦金托什设计风格探析

麦金托什的角色是迷人而又复杂的,他既不是一个追求艺术高于一切的理想家,也不像他的同行一样崇拜以“忠实于材料”为准则的传统手工艺,他更多的是以其独特的、个性的,甚至是叛逆的造型语言,与现代建筑理念和思潮进行沟通。[3](P.27)麦金托什和同时代的大多数设计师不同,他并不偏爱蜿蜒繁复的曲线,而是喜欢采用纵横的几何直线为基本元素,只在细节及必要处加入少量具有“新艺术”运动(Art Nouveau)风格倾向的装饰符号,整个建筑和室内显得简约、现代,而又不失装饰趣味,体现了功能与美的和谐原则。除此之外,麦金托什还大胆地将“总体艺术”(total work of art)注6的思想引入他的设计之中,作为贯穿其设计创作的始终,因此他的作品常给人一种从内而外完整统一的情感体验。

具体来说,麦金托什在新时代下的设计探索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几何直线的偏爱

当我们走进麦金托什的设计世界,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他是在观念上而非风格上与“新艺术”运动联系在一起。在他的作品中,我们几乎看不到赫克托·吉马德(Hector Guimard,1867~1942)所代表的“地铁风格”的影子,也很难见到维克多·霍塔(Victor Horta,1861~1947)那蜿蜒如“鞭线般的”曲线设计。麦金托什创造了一种全新的几何直线风格来统一设计形式,这与当时的新艺术运动强调自然主义的曲线风格完全不同。麦金托什的几何直线风格的形成,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日本直线美学的影响,他通过研究日本浮世绘发现,在东方艺术中,即使是简单的线条相互交织也能取得很好的视觉效果,这使他对新艺术运动以复杂的曲线为美的宗旨产生了怀疑。[1](P.23)他开始将直线美学引入他的室内和建筑中,继而通过不断的修正、实践和改造,逐渐发展出了一种独特而前卫的几何直线风格。这种风格符合了机械生产对于简洁形式的要求,是工业化时代下现代设计发展的必然趋势,以致后来的现代派大师,如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1887~1965)、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1886~1969),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他的启发。

图2 格拉斯哥艺术学院图书馆 1907

格拉斯哥艺术学院图书馆(图2)是麦金托什追求几何直线风格最具代表性的建筑作品。该馆是格拉斯哥艺术学院西面的主楼,设计于1907年(39岁)。它是一个十分高大的房间,被围廊分割为两楼,上下三面围满了方形廊柱,廊柱错落有序地排列开来,形成了十分复杂的空间透视效果。他早期作品中偶尔出现并富有表现力的曲线此时已难觅踪迹,纵横直线、简单的几何形体充斥了整个图书馆的建筑空间。

图3 梯状靠背椅 1902-1903

除了建筑作品,麦金托什对几何直线风格的偏爱还体现在他的家具作品之中。麦金托什设计的椅子在形式和色彩上都不尽相同,但都用线条简洁、结构单纯的高靠背将风格统一起来,因此十分突出。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他于1902至1903年(34至35岁)间为格拉斯哥出版商沃尔特·布莱克(Walter Blackie,1860~1953)希尔住宅(The Hill House)设计的“梯状靠背椅”(Ladder-back chair,图3)。这把椅子非常简洁,几乎没有任何装饰,麦金托什只是运用简单的形式来表达他统一的设计风格。椅子采用了直线和几何形体为基本造型元素,高高的靠背由层层递进的水平直线组成,给人一种犹如仰望天梯的视觉感,同时让人感受到哥特式风格的影子。而考虑到椅背过长容易引起视觉上的不适,麦金托什又在靠背的顶端适度地用了一些方格元素进行缓和,使整个椅子看起来不会过于修长。由此可见,麦金托什设计的结构简单的高靠背椅,并不完全是出于功能需要的设计,除此之外他还考虑到了装饰的需要,以及想要表达自己独特的个性风格。但不论如何,这种简洁的直线形式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更加接近现代主义的特征。[4]因此,在“新艺术”运动中,麦金托什的设计是最具有现代感的。

(二)功能与美的和谐

除了对几何直线的偏爱,麦金托什的室内和建筑作品还遵循着功能与美相和谐的原则。在这里,既有出于实用目的而设计的严肃拘谨的形式,也有用于保留人文与个性因素的精美的装饰符号,这两者实现了巧妙的结合[5]。具体而言,麦金托什对这一原则的运用在他的设计中体现为以下两个方面:首先,是对功能的重视。和同时代大多数的设计先驱一样,麦金托什很早就意识到了功能在现代设计中的重要性,并将其视为创作过程中所要考虑的首要因素。他在给分离派大师约瑟夫·霍夫曼(Josef Hoffmann,1870~1956)的一封回信中曾说到:“从一开始你的目标就必须是,每一件你所创造的作品都有其特定的目的和地位。”[6](P.148)即作品应具有其实用性,应根据其实用功能赋予其相应的形式,而不只是创作一件属于设计师个人的纯粹艺术品。例如,在希尔住宅内,麦金托什就采用了一种根据功能决定平面图设计的推敲方案模式,即根据室内功能的平面布局进行建筑的外观设计,这与后来的现代主义运动所强调的“形式追随功能”的主张不谋而合。同时,他又进一步指出,这种出于实用功能目的而赋予的形式应当与周围环境相协调,如果不考虑周围环境的影响,其实用性就不能被看作是完全合理的。所以,在希尔住宅的一楼起居室内(图4),麦金托什除了依据客户的日常习惯对房间进行相应的功能分区(壁炉区用于夜晚,高窗区用于下午,钢琴区则是为了搭建一个小型的舞台),他采用纵横直线为基本元素统一室内和室外的风格,以适应整体的布局。通过这种方式,麦金托什成功地创造了一种功能与美相和谐的空间整体。

图4 希尔住宅起居室 1902-1903

其次,是适度装饰的原则。虽然麦金托什十分重视建筑的实用功能,但他也强调装饰的重要性,从这一点使我们可以感受到“新艺术”运动的影子。他认为装饰艺术是审美体验的重要媒介,是表达主观情感和经验的重要工具,通过装饰可以提高人们的生活品味,同时还能强化设计师的个性特征。因此,麦金托什常将具有“新艺术”风格倾向的象征性装饰符号带入他常显朴素的室内和建筑设计中,意在保留设计中的人文与个性因素。当然,他这样做并不只是为了迎合有鉴赏力的少数人,对于他来说,他还希望借此赢得富裕阶层的青睐。[6](P.148)而顾及到每一件作品的创作首先要考虑其实用性,并使之与周围环境相适应,麦金托什又进一步提出,装饰还应注意克制和协调,只在细节及必要处为达到其象征性目的而使用。1902年(34岁)为维也纳工厂主弗里茨·华恩多夫(Fritz Waerndorfer,1868~1939)设计的华恩多夫音乐沙龙(The Warndorfer Music Solon,图5),很好地诠释了麦金托什的这一设计理念。在这里,每个房间的布置就像一个梦境,由许多狭长的板、一排排细长的木杆组成,到处都是竖直线条。一排排长方形的精细雅致的木橱,顶端带有突出的檐口,表面平滑,丝毫看不见板与框结构的痕迹,因为麦金托什会忽然在木橱的什么地方采用如宝石般的“新艺术”风格装饰进行点缀,但是这些点缀绝不会对整体产生干扰,还有左顾右盼、优美蜿蜒的线条在远处作为回应。这些房间在麦金托什手中成为了既是“音乐的”,也是“数学的”抽象艺术。

图5 音乐沙龙 1902

综上分析,不难发现,麦金托什所强调的功能与美的和谐的原则是建立在以实用功能为前提的基础之上的。这一思想既符合了机械生产对于简洁形式的设计要求,又适当地保留了设计中的人文与个性因素,是工业化时代下,对于如何处理功能实用性和装饰形式美关系的一次完美探索。

(三)总体艺术的美学

19世纪后半叶,在“工艺美术”运动(The Arts and Crafts Movement)、“唯美主义”运动(Aesthetic Movement)与“新艺术”运动(Art Nouveau)的共同努力和推动下,“艺术的平等与统一”成为当时新的时代主题,作为统一美学的“总体艺术”思想也随之在艺术家和设计师中得到广泛的流传和认可。而另一方面,随着工业革命的完成,社会的物质财富剧增,当时的欧洲和美国出现了大批有钱阶层,他们纷纷成为艺术和设计的重要赞助人、支持者,并致力于把统一美学带入他们的茶室或住宅中,这给当时的艺术家和设计师们提供了大量将理论付诸于实践的机会。身处那个时代潮流中的麦金托什也深受影响,他大胆地将“总体艺术”思想引入到自己的室内和建筑作品之中,并作为贯穿其作品的中心原则。因此,观察麦金托什的室内或建筑作品,常常会感受到他的设计整体性很强,并且从内而外有一个统一的设计风格。[7]

图6 风之丘别墅 1901

基于“总体艺术”思想的指导,在具体的设计中,麦金托什常将建筑和建筑的内容物作为一个整体来设计,他设计的室内元素与室外元素存在视觉上的有机联系,同时每个单体都表现出一种和谐的美感。但是,这种统一协调的总体美感,并不是通过若干元素简单地整合体现出来的,而是由各个元素的有机融合和相互作用产生的。例如,在1901年(33岁)为格拉斯哥商人威廉•戴维森(William Davidson,1861~1945)设计的风之丘别墅(Windyhill,图6)中,麦金托什通过高靠背椅的线条、墙上的腰线以及方形吊灯强化了室内的几何直线相互交织所产生的秩序感。室内的色调由白色、淡黄色和黑色组成,为了突出整体色调而使用绿色、紫色来点缀其中。除此之外,麦金托什还用“新艺术”的有机装饰、柔美的装饰画与日式的插花进行过渡和调整,以缓和室内及建筑结构的几何造型所带来的硬朗刚劲之感。通过巧妙地利用元素间的这种有机关系,麦金托什实现了整个空间的浑然一体。

图7 柳树茶室 1903

麦金托什对整体的控制与把握,除了表现为通过各个元素的有机融合和相互作用来获得总体的美感,还表现为他对建筑及室内作品进行的“一体化设计”。正如前文提到,艺术是由许多单个元素构成的总和,艺术的美感也体现在整体感之上,[3](P.29)因此,麦金托什认为,从建筑外观到室内装饰,建筑中所有东西都应出自设计师之手。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从单个元素到整体的掌控。例如,在建造商人、艺术赞助人克莱丝顿小姐(Catherine Cranston,1849~1934)投资的柳树茶室(Willow Tea Rooms,图7)时,麦金托什把原有的内部装饰改造成一套十分戏剧且优雅的系列化设计——家具、灯具、地毯、花瓶、餐具、墙上的装饰物,以及服务生的服装设计都是由麦金托什亲自设计的,目的是营造一个和谐的整体,以实践他“总体艺术”的建筑美学理念。

四、结语

查尔斯·麦金托什是20世纪英国现代设计运动的先驱,也是“新艺术”运动在英国的杰出代表。他和同时代的其他设计先驱一样,敏锐地感受到了工业时代对现代设计所产生的质的影响,他意识到必须抛弃传统的设计理念,创造一种全新的设计风格,以迎合世纪更迭带来的巨变。麦金托什在设计中不仅主张采用以适应机械化、批量化生产为目的的简单几何直线风格,还强调应注重功能与美相和谐的原则。除此之外,他还大胆地将“总体艺术”的思想带入设计之中,从而实现了和谐一致的整体艺术效果。新的设计理念使得麦金托什有别于同时代大多数的设计师,他的探索客观上为如何实现个人化、现代化设计手法同工业生产和谐相处提供了可借鉴的基础,同时也对现代主义运动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

虽然在上个世纪中的几十年里,麦金托什的作品在家乡格拉斯哥市并未得到足够的重视,但后来却受到现代派设计师的推崇,人们争相模仿,他被视为世纪之交促进现代建筑新发展的动力之一,他不仅给20世纪现代主义运动的建筑师和设计师带来了开创性的影响,还将对我们今后的设计起到一定的启发。


注释
注1:维也纳分离派(Vienna Secession) 是新艺术运动在奥地利的支流,该学派声称要与传统的美学观决裂、与正统的学院派艺术分道扬镳,故自称分离派。

注2:学院派(Beaux-Arts),又称学院派绘画,始于16世纪末的意大利。一般意义上指通过学院严格训练、师生相传而具有一种保守性质的绘画,也泛指受过正规且完整的学校教育和学术训练,学术研究上有师承的人。
注3:詹姆斯·赫伯特·麦克奈尔(James Herbert MacNair,1868~1955)是苏格兰设计师和教师,也是19世纪90年代“格拉斯哥风格”的代表人物之一。
注4:玛格丽特·麦克唐纳(Margaret Macdonald,1864~1933)是苏格兰艺术家、19世纪90年代 “格拉斯哥风格”的代表人物之一,同时也是查尔斯·伦尼·麦金托什的妻子。
注5:弗朗西丝·麦克唐纳(Frances Macdonald,1874~1921)是苏格兰艺术家、19世纪90年代 “格拉斯哥风格”的代表人物之一,同时也是玛格丽特·麦克唐纳的妹妹和詹姆斯·赫伯特·麦克奈尔的妻子。
注6:总体艺术(total work of art),德国作曲家威尔海姆·理查德·瓦格纳(Wilhelm Richard Wagner)在1849年首次使用这个术语,后逐渐被用于建筑领域。该理念的支持者认为建筑师负责设计并监督建筑内饰、家具、外观和室外景观物的整体性。

参考文献
[1]钟希敏.麦金托什设计思想体系研究[D].中南林业科技大学,2006:15、23.
[2]王受之,世界现代设计史[M].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2:80.
[3][英]彭妮·丝帕克,李信等译,设计百年——20世纪现代设计的先驱[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5: 27、29.
[4]周婷.新艺术运动与现代主义设计之间相关性的探索[D].苏州大学,2006:25.
[5][英]尼古拉斯·佩夫斯纳,王申祜译,现代设计的先驱者[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7:133.
[6][英]大卫·瑞兹曼,李昶等译,现代设计史[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148.
[7]鞠扬.格拉斯哥学派设计风格研究[D].哈尔滨工业大学,2011:29.

图片出处
图1:http://www.historytoday.com/sites/default/files/history-matters/mackintosh.jpg
图2:http://0.tqn.com/d/architecture/1/S/h/b/1/glasgow-112188651.jpg
图3:https://www.artfund.org/gallery/800×450/assets/global-content/galleries/Hill_house_int_2.jpg
图4:图5: http://www.mackintosh-architecture.gla.ac.uk/catalogue/images/800/ph405_001.jpg
图6: https://www.kilmacolmcivictrust.org/images/b/windyhill2.png
图7: http://www.bdcolourdesign.net.au/wp-content/uploads/2015/05/Room-De-Luxe.jpg


作者
付洋璐  吴  卫(湖南工业大学  包装设计艺术学院,湖南  株洲  412007)   (湖南师范大学 美术学院,湖南 长沙 410012)
简介
1、付洋璐(1991~),女,湖南湘潭人,2013年毕业于绵阳师范学院,现为湖南工业大学包装设计艺术学院15级研究生,主修视觉传达设计。通讯地址:湖南省株洲市湖南工业大学河西校区学生宿舍22栋225室,412007。TEL:13135326619
2、吴卫(1967~),男,湖南常德人,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设计艺术学博士,曾于1988~1990年留学日本千叶大学デザイン学科。现为湖南省包装设计艺术研究基地首席专家、中国机械工程学会工业设计分会委员、中国包装联合会包装教育委员会副秘书长、湖南省工业设计协会副会长。现主要从事传统艺术符号和高校艺术教育理论研究。


Analysis of Design Style of Mackintosh as the Pioneer of Art Nouveau

Abstract: Mackintosh is an outstanding representative of Art Nouveau in Britain and is the soul character of the Glasgow Four in Britain. In Art Nouveau, the design of Mackintosh is with the most modern sense; Mackintosh not only advocated the utilization of simple geometric straight line style in the design for the purpose of adaption to the mechanized production and mass production, but also stressed that it shall emphasize the harmony of function and pretty. In his view, the personal and modern design style can coexist with industrial production. In addition, he also brings the idea of “total work of art” into design boldly and then realizes harmonious and consistent effect of total work of art; there is no doubt that Charles Mackintosh is the pioneer of British modern design movement.
Keywords: Mackintosh, Art Nouveau, geometric line, function and beauty, total work of art

文章已经发表在《设计》杂志2017年07月刊